第一百三十八章 风言风语

李惜茵回了李府,五皇子也到了唐府。

“五皇子真是不巧,芩儿她带着庭儿外出散步了,也不知何时回来。庭儿病得厉害,我这一把老骨头也不管用了,多亏了芩儿忙前忙后,真是辛苦那丫头了。五皇子快喝茶,这是芩儿煮的,他们平日里都抢着喝。”

萧焱暃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喝着茶,这不知道是他被拒第几次了,总是各种各样的奇怪理由。比如:我家小姐掉进茅房了,去爬山了,去找人比武了。反正怎么不文雅,怎么来。整个让萧焱暃都开始对人生产生怀疑了。

(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你们给毁了,谁想的破理由,你家小姐我这么烂吗?

谁说我家小姐不好,我找她拼命,我家小姐可是天底下最好的小姐。

来,兄弟姐妹拿好瓜子,我们看着她能不能吹到天黑。

小姐,我错了。我不该拍你马屁,可我说的也都是实话。)

茶确实是好茶,就连他这个皇子都少喝到这般让人飘飘欲仙的茶水。忍不住,多喝了几口,见人未归,也就回去了。

废话,能不好喝吗?都是用实验田积分砸出来的,都是钱呀!肉疼。

要不是看在茶的份上,估计萧焱暃早就翻脸了,她一个小小的棋子,用不了便毁了吧!

如果此时唐一芩在场,一定能感受到浓浓的杀意,这股杀意毫无疑问出自五皇子之手,真是狠心。

人走茶凉,萧焱暃终于坐不住,甩袖离去。王桂花在后面紧紧的跟着,甚是担心五皇子会把怒气牵扯到自家女儿身上。

“五皇子不要跟芩儿计较,她也是被民妇给惯坏了,等她回来民妇让她给您登门道歉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五皇子说的冷漠又无情,唐一芩做了选择,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谁能想到此时的唐一芩正推着弟弟爬山去寺庙上香呢!萧焱辙找人做的轮椅太好使了,也不知道加了什么机关,推着上山也是如履平地一般。

唐一芩的设计图画的很仔细,看上去很容易就让人明白,萧焱辙收到的时候也是惊艳了一把,他的小人儿越来越优秀了,他也要努力才行。虽然轮椅的图纸很完整,可萧炎辙还是把想到的几种困境增添到了里面。唐语庭生病,唐家剩下的都是女眷,他自然是不能让一弱女子干扛人扛物的力气活。

三皇子你变了,再也不是我们认识的帅气的大冰块了。

“二姐,真的要上去吗?要不算了吧!”

“这可是娘让我们来的,如果你半路逃跑的话,回家我就告诉娘,罚你今天晚上不许吃红烧肉。”

唐一芩的话落在唐语庭的耳里,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,还觉得自己这个姐姐有点幼稚,都多大了,居然还用这种小孩子的手法哄骗他。不过他倒是希望二姐永远这般天真的活着,以后二姐生的孩子也会如同她一般可爱。

原来傲娇弟弟也会害羞呀!平日里雷打不动的一副傲娇面孔,总让她有点发愁,完全不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,真担心他失去太多身为孩童的天真烂漫。

唐一芩继续推着傲娇弟弟进了寺院,被小和尚领进门,上了柱香,还抽到了上上签。许是来自签子的一种心理安慰,这会姐弟二人心情看上去都不错。

“唐姑娘、语儿好巧。”难得骚包的戈宇轩没有红色的长衫,居然穿了一身月牙白。

还不是为了跟语儿配情侣装,再说这寺院人太多了,他太过于高调会影响他跟语儿培养感情。

“你来干嘛?我跟二姐要走了,麻烦戈公子让一让。”

才多大就耍酷,如果在他面前的是他的亲戚,他能立刻把人拎起来打一顿,看他还装不装。只可惜眼前的人儿可不同其他孩子,他就偏偏喜欢语儿的这股傲娇劲,贱嗖嗖往他身上贴的人,他还不乐意要呢!

“唐姑娘推了你那么久,也累了,换我陪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尽管唐语庭态度坚决,可戈宇轩也当做完全没听到一般,一把从唐一芩手中接过,推起轮椅上的人儿就跑。

“戈宇轩,你给我停下。”

“小语儿,你再乱喊乱叫,等会估计全京城都是我们的风言风语了。”

唐一芩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脸上露着姨母笑。她那个傲娇弟弟还没有发现吗?如若换一个人这样做,傲娇弟弟一定是淡然接受,摆着随他去的样子。可每当面对戈宇轩的时候,他就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小猫咪。总有一天,他会发现戈宇轩的与众不同。

“公主伤势还未痊愈,你们姐弟俩就按捺不住开始勾搭戈公子了。如果我把这事传到贵妃耳朵里,你说你们唐府还能安生几日。”

看着对面迎来的王语嫣,唐一芩都要怀疑是不是在她身上安装gps了,怎么走到哪,都能惹上烦人的女配精。

“本宫的王妃还轮不到你威胁,戈宇轩的事你找他去,若再找唐家的麻烦,你的后半生就去边疆过吧!”

今天是什么神祗降临日吗?怎么一个个都出现在这里干嘛?唐一芩晕晕乎乎的听着萧炎辙替她解围,直到牵着她的手离开,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等到唐一芩二人离去,王语嫣才反应过来,她刚刚竟然被一个废物皇子威胁了。一个两个都敢对她不敬,等着吧!唐府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。

“小姐,你怎么在这里?夫人让奴婢喊小姐回去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纵使有再大的怨气与不满,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她也不好出手撒气,只好潸潸的跟着丫鬟回去。

如琼枝一树的男子,一身白色金丝锦袍,微微飘拂的长发,绕过唐一芩的鼻尖,带着独有的淡淡的龙涎香。让她如梦如幻,宛若修炼几千年的仙君,瞬间让她迷失了眼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唐一芩被带到一片寂静的竹林中,才微微有了些神智。怎么就犯花痴了?她可是只对知识感兴趣的学霸呀!

“谢谢三皇子出手相助。”

“喊我辙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?这会唐一芩怎么也喊不出来。看着萧焱辙越来越冷的脸,脑子一热,出口喊道:“小焱焱~”

穿越农女不缺田